首頁 學習資料實用文檔正文

學前教育專業實習發展趨勢研究論文(共2篇)

實用文檔 2021-06-22 09:56 420 實習

導讀:面對即將畢業的學生來說,總是會有些許憂愁的,一邊感懷離別,一邊還要進行論文撰寫,可能很對畢業生在論文撰寫的時候也是一個頭兩個大,不知該從何下筆,本論文分類為學前教育論文,下面是小編為大家整理的幾篇學前教育研究論文范文供參考。


  第1篇: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政策研究進展及其發展趨勢


  雷經國


 ?。壅菽壳皩W界對國內外貧困縣鄉村教育精準扶貧脫貧政策的研究,國外主要注重貧困區域學前教育補償、支持性政策研究,國內則集中于鄉村學前教育發展的戰略地位與作用、教育的人力資本投資與財政經費投入、政策文本內容等方面。通過以往研究成果的梳理,結合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政策研究的需求,未來此項研究的趨勢主要有四個方向:一是拓寬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政策研究視角、突出時代特色;二是加強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政策研究內容的理論化、系統化;三是注重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政策研究方法的突破與創新;四是亟需加強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研究隊伍的建設與發展。


 ?。坳P鍵詞]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政策;研究進展與需求;發展趨勢


  一、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政策研究的現狀


  國內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的發展受其經濟社會發展的落后、地理位置偏遠、山大溝深、溝壑縱橫、交通極為不便、專業保教人員稀缺、地方教育體制機制的不健全與僵化等復雜因素的綜合影響,決定了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扶貧脫貧任務在全社會精準扶貧脫貧攻堅中處于更艱巨、更復雜的攻堅環境,在所有領域中處于短板之短板的薄弱環節。因此,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的精準扶貧脫貧不僅成了一場攻堅戰,更是一場持久戰。在脫貧攻堅決戰之年和新時代背景下,全面梳理近些年來貧困縣鄉村教育精準扶貧脫貧政策研究成果的主題脈絡,運用后脫貧攻堅的視域對國內外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政策研究現狀、需求與任務的全面洞悉與深入透析及其典型個案的先進經驗的總結,以及未來研究趨勢的展望,對全面向康小社會的實現、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與推進都具有重要的長遠戰略意義和現實意義。從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精準扶貧思想以來,學界對國內外貧困縣鄉村教育精準扶貧脫貧問題的研究成就主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國外注重貧困區域學前教育補償、支持性政策研究,國內集中于其戰略地位和作用、教育的人力資本投資與經費保障、政策文本內容分析等研究。


 ?。ㄒ唬﹪庳毨^域學前教育補償、支持性政策研究進展


  從國內研究文獻對國外貧困地區鄉村教育精準扶持的政策研究的數據來看,主要是通過描述性研究、比較研究介紹不同國家的扶持性、補償性政策內容,聚焦其文獻內容研究的觀點主要體現如下。注重人力資本的投資來有效緩解貧困發生,認為貧困產生的重要影響因素是以知識和技能為代表的人力資本,而人力資本的關鍵性投資又在于教育[1]。印度阿瑪蒂亞·森認為兒童和青少年通過接受良好的教育和完善的醫療保健,可以提高自我能力,是消除貧困的關鍵,其直接獲益在于提高其生活質量、獲得更多收入和擺脫貧困的能力[2]。


  發達國家對貧困地區處境不利的學前兒童教育進行了支持性、補償性政策研究,其主要研究成果有美國的佩里計劃和開端計劃、英國的確保開端[3],學前教育作為人力資本投入[4],不同國家學前教育免費政策的特點[5],財政投入特點的比較研究等[6]。美國高瞻佩里幼兒園研究結果表明,接受有質量的學前教育,對兒童發展的影響是多方面、深遠的,尤其在智力、經濟效益和獨立能力等方面發展更為突出;對貧困幼兒在學前教育上每投入1美元,可獲得17.07美元的高回報,其中幼兒及其家庭獲得的收益是4.17美元,社會獲得的收益是12.9美元[7]。在全民教育思潮影響下,以“反貧困”為使命的世界銀行對非洲學前教育援助項目經歷從無到有的轉變,增加了接受學前教育的機會,改善幼兒健康衛生狀況,以及加強學前教育能力建設等方面的經驗和成就、以及存在問題的思考等。


  綜觀國外對貧困地區教育的精準扶貧思想、政策法規及其舉措,這些都與我國教育精準扶貧的扶志扶智雙扶思想具有高度的一致性,國外貧困地區對處境不利兒童的學前教育的扶持、補償性政策內容的精準、具體、全面等立法層面及其政策執行落實、督導的嚴、實與細等方面的研究成果、具體做法的一些先進經驗都對我國貧困地區的教育大扶貧戰略的決戰、攻堅克難,尤其是有質量的鄉村學前教育的發展具有很大的啟示和借鑒。


 ?。ǘ﹪鴥蓉毨Эh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政策研究的進展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政府高度重視教育優先發展的重要戰略地位、基礎地位和先導作用,把發展教育脫貧一批,教育精準扶貧作為脫貧攻堅戰略的治本之策,通過不同層次的一系列政策法規的頒布、精準實施與推進,大力推動了社會的全面脫貧、全面小康社會的建成、鄉村振興戰略的推進。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持政策研究對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水平與質量的提升、促進鄉村教育振興與城鄉教育均衡發展具有極其重要的實踐價值。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是鄉村振興戰略實現的奠基工程,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國內貧困縣區域集中分布于民族地區,尤其西南地區更為突出,“民族地區精準扶貧的核心在教育,教育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最有效途徑”[8]。然而,貧困落后的民族區縣的地方教育體制的滯后與僵化、有些地方各部門不主動作為的運作機制(尤其是鄉村學前教育層面)、人力資本投資和財政投資的不足,極大地影響了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發展的水平與質量。因此,對國內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的精準扶持政策研究的全面梳理與透析尤顯必要。


  從國家頂層設計來看,中央政府、國務院各相關部門高度重視鄉村學前教育的中長期發展規劃與方向指引,甚至細化貫徹落實具體任務。近些年來,國內鄉村學前教育的發展規模劇擴和質量提升均呈現出歷史以來最為空前和深遠,尤其突顯出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發展的精準扶持的重要戰略地位,其意義重大。國家層面涉及鄉村學前教育發展的重要政策法規主要聚焦于:《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明確指出“發展農村學前教育”[9]。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中,具體指出“發展農村學前教育,每個鄉鎮至少辦好1所公辦中心幼兒園,完善縣鄉村學前教育公共服務網絡”[10]?!丁笆濉泵撠毠砸巹潯访鞔_提出“加快完善貧困地區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建立健全農村學前教育服務網絡,優先保障貧困家庭適齡兒童接受學前教育”[11]?!督逃撠毠浴笆濉币巹潯访鞔_指出“夯實教育脫貧根基,主要聚焦學前教育和義務教育兩個人生起點階段”[12]。另外,對鄉村學前教育發展起著直接性巨大推動作用的政策法規是:《國務院關于當前發展學前教育的若干意見》(國發〔2010〕41號)和《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國發〔2018〕41號)》。前者又簡稱“《國十條》”),“《國十條》”明確提出“努力擴大農村學前教育資源”,緊隨其后教育部等多部門持續性的聯合頒布并實施了一期、二期“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和“第三期學前教育行動計劃的意見”。后者明確提出“大力發展農村學前教育,完善縣鄉村三級學前教育公共服務網絡”,以及繼續實施學前教育行動計劃專項,建設與發展普惠性資源,“重點擴大農村地區、脫貧攻堅地區、新增人口集中地區普惠性資源”。上述中共中央、國務院及其各部委的一系列政策法規對鄉村學前教育發展的規劃、布局、管理與運行機制等方面進行了宏觀、方向性的科學指引,甚至在保教質量的課程與教學、教師隊伍建設等方面做了一些務實性的具體指標與任務的部署安排,這一切都極大地推動了鄉村學前教育的大力發展,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就,但在財政經費的持續性投入及其落實保障、保教隊伍的建設與發展、保教質量、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運行保障督導機制、縣鄉村三級公共服務支持體系等方面仍然存在諸多不足、亟待完善與提升,離人民滿意的有質量的鄉村學前教育的需求目標還有較大的差距。


  從地方層面來看,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在認真學習黨中央和政府的教育精準扶貧、教育脫貧攻堅等思想、貫徹執行相應政策的同時,也積極探索挖掘各地鄉村學前教育發展的新路徑與措施、評估鄉村教育振興相關政策執行成效,大力推動了地方鄉村學前教育的發展,具體表現在辦園標準與模式、保教隊伍、經費投入等方面的建設與發展、支持與保障,在甘肅、云南、四川、貴州等西南、西北貧困區縣涌現出了一批集團化辦園、一村一園(學前部、保教點)、區域教研指導責任區、城鄉覆蓋、縣鄉村三級一體化的公共服務支持體系等地方性的先進創新案例與工作經驗。


  綜觀之,在當前大扶貧戰略行動過程中,黨和國家以及各省級政府等相關部門通過一系列政策法規文件的頒布、實施,推進了鄉村學前教育的發展,并取得了顯著成績,涌現出一批卓有成效的研究成果;但由于我國貧困區縣貧困的復雜性、自身諸多局限性、扶貧脫貧的攻堅性、穩定性,防返貧的艱巨性等因素,致使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與發展有質量的鄉村學前教育成了大扶貧戰略、脫貧攻堅的最為艱難的硬骨頭,已是不爭的事實。因此,國內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的精準扶持與發展仍存在一些共性的問題與挑戰,它們主要表現在如下幾方面:缺乏專項具體的地方政策法規與建章立制,政策執行存在偏差,抓實抓細抓嚴等運行保障工作機制的不健全,制度滯后與僵化,財政經費投入不足,專業保教隊伍數量不足,專業水平不高,還存在少量的代課教師,鄉鎮民辦幼兒園較少且缺乏辦園規范,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供給短缺,有的地方甚至缺乏??顚S玫亩綄C制,最終導致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的保教質量偏低。針對這些問題與挑戰,其中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政策的制定和執行是學前教育精準扶貧關鍵和核心要素,也是充足的財政投入經費保障、保教隊伍的量與質、保教質量等關鍵要素得以保障的關鍵環節。黨和政府高度重視鄉村學前教育的精準扶持與發展,不僅需要立足當前、切實解決突出問題,更需著眼于長遠、建立健全志智雙扶的教育扶貧機制,形成穩定的脫貧致富能力,就必須充分發揮鄉村學前教育在脫貧攻堅中應有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高回報功能,真正實現學前教育的基礎性、全局性、先導性和可持續的地位,方可有效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源頭,這將對后脫貧時期的精準扶貧、穩定脫貧、防返貧具有長遠的戰略意義和現實價值。


  二、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政策研究的需求


  結合上述貧困縣學前教育精準扶貧政策研究的現狀透析,從宏觀學理目標、中觀政策預期目標、微觀實踐目標三個層面對國內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政策研究的需求進行歸納與闡釋。在宏觀學理目標層面:亟需對脫貧攻堅背景下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政策執行現狀、優化路徑及其政策執行系統的模型建構等重大問題進行研究,需要在實證研究基于證據的基礎上,對其相關理論與實踐的重要議題展開理論探討,探索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政策執行的基本要素及其關系模型的理論建構,及其理論闡釋與升華,建立適合我國國情、區域學前教育發展實際的鄉村學前教育精準發展的政策法規體系和執行實踐模式,為我國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發展提供堅實的理論基礎。在中觀政策預期目標層面:需要對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政策文本的梳理與解讀,政策執行的現狀與需求分析,優化路徑與推進策略,運行督導保障機制等專項研究,識別與厘清當今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政策及其執行所面臨的真問題、基本需求、未來發展趨勢與特點等。在微觀實踐目標層面:需要進行一系列實證研究和個案研究,充分挖掘目的性樣本發展中有價值的典型個案,典型經驗的總結,政策法規的立法、執行、督導與考核等政策的參考與建議,為各級政府、相關職能部門提供決策性參考,為其政策執行要素的理論模型框架提供科學的實證證據。


  三、貧困縣域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持政策的研究趨勢


  聚焦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的精準幫扶發展,打造有質量的鄉村學前教育的研究將在脫貧攻堅、后脫貧攻堅時期成為國內社會各界人士重大研究課題和未來發展趨勢。發展貧困縣有質量的鄉村學前教育將有助于實現城鄉教育均衡發展與充分發展。貧困縣高質量的鄉村學前教育精準發展不僅有利于農村幼兒的身心健全發展,而且對于完善國民教育體系,提高義務教育質量,促進農村家庭幸福、促使農村社會和諧發展,豐富國家的人力資源儲備和富國強民都具有重要的價值和意義[13]。從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持與發展的政策研究現狀、實踐需求的分析來看,總體而言,其研究成果更多地傾向于對期刊文獻、研究報告等二手數據資料的描述性研究和比較研究,還比較缺乏專門化、系統化的地方區域政策法規的專項研究和實證研究,及其理論模型建構、理論建構與闡釋的深入研究,缺乏基于一手文獻的實踐研究,同時研究方法和研究視角也相對比較單一,因此一時難以破解我國當下鄉村學前教育發展的困境、真正補齊其短板、彌補其薄弱。由此可見,國內貧困縣區域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持政策研究的未來趨勢可歸納為以下四大方向。


 ?。?)拓寬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政策研究視角、突出時代特色。教育精準扶貧脫貧相關研究著重關注經濟學、社會學、教育學的各獨立視角的研究,而缺乏多視角的綜合分析研究;缺乏運用精準扶貧和后脫貧攻堅的視角對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研究。后續研究需拓展、豐富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的研究視角,注重后脫貧攻堅時期“四個不脫”總體要求和精準扶貧戰略基本要求的落實,靈活運用多主體需求分析、跨學科的多視角分析,拓寬貧困地區鄉村學前教育發展的理論與實踐研究的視野,將有助于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發展的需求調查、影響因素、優化路徑與推進策略等關鍵技術的深入研究和主要問題的解決。


 ?。?)加強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政策研究內容的理論化、系統化。從目前研究結果與教育精準扶貧所應達到的目標、要求相比較來看,鄉村學前教育發展中的問題仍然比較突出[14]。已有研究內容著重關注經濟、產業領域與義務教育、中高職教育學段領域的精準扶貧脫貧,缺乏聚焦學前教育學段的精準扶貧脫貧研究;缺乏針對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精準扶貧政策執行的基本要素以及各要素之間關系如何的研究,及其執行實踐模式的理論建構和相應的實證研究。在其政策研究內容層面,后續研究注重在實證研究的基礎上,采用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相結合的模式,側重鄉村學前教育政策的學理目標、政策需求目標和實踐目標的系統化、模型建構及其政策執行的優化路徑、推進策略、保障機制等研究內容的豐富、拓展與深化,為我國貧困地區各級政府、教育行政部門提供鄉村學前教育反貧困能力建設的戰略戰術的決策參考和理論支撐。


 ?。?)注重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政策研究方法的突破與創新。已有研究著重關注質的研究或量的研究的單一研究方法,混合研究方法和實證研究相對較少。后續研究應注重研究方法的多元化。加強理論思辨研究、實證研究、質性研究與量化研究相結合的混合研究方法。通過理論研究,為實證研究提供理論和方向指導,提供分析問題的視角和獨特的路徑。在實證研究中,將個案研究、深度訪談的“點”與問卷調查的“面”相結合,動態的田野調查數據與靜態的文本內容分析相結合,質與量的多種方法、多種研究工具與數據的結合,有助于對研究過程和研究結論的三角驗證的實現,進而提高研究的信度與效度。


 ?。?)亟需加強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研究隊伍的建設與發展。聚焦鄉村學前教育研究的隊伍仍然十分薄弱,亟需擴大研究隊伍規模,拓寬研究隊伍來源路徑。國家、村落、兒童成為了農村學前教育發展中的主要價值主體[15]。國家政府在學前教育立法、統籌職能、規范資源分配、高質量的幼教隊伍等重要層面推動了城鄉學前教育均衡發展[16]。雖然國家大力推進鄉村振興、精準扶貧、鄉村教師支持計劃等重大戰略決策來改變鄉村教育的質與量的決心,但農村地區幼兒教師補充依舊十分困難[17],鄉村教育在整個教育體系中的邊緣化地位在短期內仍難以改觀,未來還需要更多的政策、物質、人力投入。然而高校具有得天獨厚的研究團隊的敏銳研究意識和研究能力的優勢,可以高效地扶持鄉村學前教育的發展,彌補鄉村學前教育在鄉村教育發展中處于相對薄弱地位的不足,有助于加強鄉村學前教育發展的關注度、投入度。尤其是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研究隊伍的建設、引領與帶動是關鍵。貧困縣鄉村教育的治理應推進跨區域合作與共享的治理、多元主體參與的治理。貧困縣鄉村學前教育研究隊伍亟需加強政府、大學、幼兒園(G-U-K)三方全方位立體網狀、部門協調的合作模式。通過區域集團化隊伍、學區教研隊伍、以強帶弱等不同團體、不同部門、不同研究主體間的協同合作、探究與分享,提升研究隊伍的專業化水平與能力,加強研究成果的轉化、應用與分享。


  第2篇:基于校外導師制的地方應用型院校學前教育專業實習模式研究


  張麗、陸瑩


 ?。壅莸胤綉眯驮盒θ瞬诺呐囵B應重視學生實踐應用能力的形成,而學前教育專業的特殊性更要求學生具有較強的實踐應用能力。目前地方應用型院校學前教育專業實習存在學前教育專業生師比過高,教師對學生的實習指導力不從心;一線教師指導動力不足,學生實習的有效性難以得到保證;實習生學習主動性不強,難以將理論轉化為實踐能力等諸多問題。文章提出建立基于“校外導師制”的地方應用型院校學前教育專業實習模式,即形成校內外導師教育指導的合力,構建實習指導共同體;建立運行保障機制,提高一線教師指導積極性;形成定期實習反饋機制,激發實習學生的主體能動性。


 ?。坳P鍵詞]校外導師制;應用型院校;學前教育專業;實習模式


  作為地方應用型院校,與注重學術能力的普通本科院校相比,其人才培養應更加體現應用性,注重實踐教學,重視學生實踐應用能力的形成,實踐性很強的學前教育專業尤其如此。其培養的學生要求能夠了解幼兒園教育教學工作實際,熟悉幼兒園教育教學工作過程,掌握基本的教育教學能力,能適應時代的發展變化,具備良好的綜合素養。因此,實踐教學就成為其人才培養的重要內容,其中的實習環節更是重中之重,實習生是學生向幼兒園教師角色轉換的過渡,實習是學生從學校邁向社會的重要橋梁,其重要性越來越凸顯,也備受培養單位的重視,對學生實習環節的安排提出了更高要求?;诖朔N考慮,本研究從現實問題研究出發,從校外導師制的角度對實習環節的優化提出相應對策,以期為地方應用型院校學前教育專業人才培養的實踐教學與專業實習提供參考。


  一、當前學前教育專業實習存在的問題


  實習是否有效促進學生教育能力的轉化,是否能協助準師范生完成角色轉換,是當下學前教育專業學生培養中的重要課題,但目前應用型院校學前教育專業學生的實習環節中存在著不少值得探討的問題。


  1.學前教育專業生師比過高,教師對學生的實習指導力不從心。近年來,隨著國家對學前教育的重視,幼兒教育開始大力普及,大量的幼教師資缺口促使地方應用型院校學前教育專業學生招生數以幾何倍數激增,導致師資嚴重不足,生師比過高。以廣西科技師范學院為例:學前教育專業從2007年開始招生的54名學生,到2018年本??乒灿?77名學生,增長了12.5倍;而專任教師人數從6人增加至現在的20人,增長了3.3倍;生師比從9∶1陡升至38∶1。師生不成比例的增長變化,使得教師有限的精力只能忙于課堂教學,校外實習實訓指導力不從心。


  學前專業學生實習對口單位是幼兒園,根據《幼兒園工作規程》第十一條規定,幼兒園規模一般不超過360人,平均每班30人,大型幼兒園內設12個班,而5~9個班的中型幼兒園占實習單位的大多數。有限的規模使得一個幼兒園能接收的實習生相對有限。因此,目前地方應用型院校學前教育專業學生的實習以分散見習為主,學生分散在不同城市、不同地點、不同幼兒園,導致教師對學生的實習指導很不方便,無法像小學教育或初中教育那樣,安排一名帶隊教師去到某個實習學校集中面對面進行交流指導,主要以網絡和電話溝通交流為主,結束時聽一場匯報教學活動,實習質量大打折扣。


  2.一線教師指導動力不足,學生實習的有效性難以得到保證。首先,實習生的到來給幼兒園新增了任務,在相關部門沒有建立制度保障體系的前提下,要求幼兒園履行培養實習生的社會責任動力不足。不少幼兒園對學校實習要求的配合力度不夠,更多是把學生當作廉價甚至免費勞動力使用,較少關注學生學習成長的需要,難以按照實習大綱的要求去培養學生。幼兒園方面安排的指導教師也沒有相應的激勵機制,缺乏對實習生的指導熱情,容易出現應付了事等狀況,這些都會使實習效果大打折扣。


  其次,幼兒園方面對學生的管理力不從心,學生到幼兒園開始實習后,按照幼兒園的作息流程來安排一日學習和工作,應該把自己當成幼兒園的一員,但有的學生或因不滿意住宿條件,或本身對這個職業不熱愛,消極怠工、懶懶散散。面對這種情況,幼兒園方面既不能按照員工標準進行管理,學生的自我管理能力又相對較差,管理效果不佳。


  最后,缺乏切實可行的實習考核模式?,F有的實習考核模式大多流于形式,實習生填寫實習手冊、實習總結,請園方做鑒定評價,每個實習生的總結大同小異,每個園所對實習生的評價都是良好,無法真實反映實習中遇到的問題,更難以做到及時反饋,不利于提高學生的實踐能力。


  3.實習生學習主動性不強,難以將理論轉化為實踐能力。實習過程是學生對在校相關課程學習的一個整合,是理論知識在實踐中的綜合化運用。然而在對實習生的調查中發現,大部分實習生覺得大學課堂所學的教育理論在實踐中難以運用。在進一步的訪談中了解到,實習生在開展教學活動的過程中比較迷惘,根據參考教案設計了活動,思考設計時感覺很完美,但一到真實的教育教學現場,卻完全行不通。究其原因,實習生對教育教學理論基本知識雖然有一定程度的掌握,但這種理解未扎根于實際的教育教學情境,基本是由理論到理論,由概念解釋概念,未能很好地聯系實踐,而實踐的豐富多樣性,會讓只停留在概念層面的實習生更加迷惑。


  實習生這種理論到實踐的斷層,需要一個中間橋梁來幫助其實現由具有普遍性的教育教學理論知識系統轉化為個別化的教育能力。這種轉化是統合性的、基于實際情境的,必然是發生在幼兒園這個真實的教育場域內,而校外導師制具有極強的適宜性。


  二、基于校外導師制的地方應用型院校學前教育專業實習模式


  導師制(Mentoring或Coaching)最早源于英國18世紀手工業革命時期,近些年開始被許多國家和地區運用于教育領域,是為了解決教師數量不足而采取的一種師資培養方法。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早在19世紀末就提出“高質量的教師教育意味著未來教師應與有經驗的教師以及在其各自學科中工作的研究人員進行接觸”,《教育部關于大力推進教師教育課程改革的意見》(教師〔2011〕6號)中明確提出“聘任中小學和幼兒園名師為兼職教師,占教育類課程教學教師人數不少于20%。形成院校與中小學教師共同指導師范生的機制,實行‘雙導師制’”。


  在學前教育專業的實踐教學中,校外導師能有效緩解地方應用型院校實習指導師資不足,是地方應用型院校教師在實踐環節指導不力的有效補充。同時,校外導師與實習生同在幼兒園這個實踐場域進行教育教學,能及時了解實習生的狀況而進行有針對性的指導,因勢利導,激發實習生學習的主動性。


  1.形成校內外導師教育指導的合力,構建實習指導共同體。首先,需要遴選合適的校外導師。地方院校與基地幼兒園基于學前師范教育實習指導的基本要求,共同制定校外導師的遴選條件。一方面應以《幼兒園教師專業標準》中的基本要求為基礎,其中師德是關鍵,只有真正“關愛幼兒,尊重幼兒人格,富有愛心、責任心、耐心和細心”的人,才能有資格“為人師表,教書育人”,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有資格去引導未來的準教師們。另一方面要結合基地幼兒園的實際情況,盡量選擇教學經驗豐富、業務能力強、表達能力好的教師作為實習生導師。一名導師指導的實習生數量也不宜過多,3~5個為宜。由此通過聘請幼兒園一線教師擔任學前教育專業學生實習的校外導師,與院校教師共同指導實習學生,形成校內外導師實習指導共同體。


  其次,制定具體的實習任務與要求。遴選確定好校外導師后,雙方基于對《幼兒園教師專業標準》的理解與院校人才培養方案對本專業人才培養的基本要求,明確好實習的目標與任務,共同確定實習方案,并進一步按時間段制定出每個階段(如第一周)實習的具體任務與要求,明晰考核評價內容。


  最后,通過定期溝通與研討保障教育實習指導的正向合力。以班級為單位,組建校內外導師的網絡溝通平臺(如微信、QQ群),校外導師定期發布各基地幼兒園學生實習過程中遇到的情況,交流探討持續努力的方向或解決的方案,定期共同參加實習生的教學活動研討,在研討中促進雙方溝通交流,有利于指導合力的形成。


  2.建立基本工作規章制度,提升考核激勵的有效性。第一,建立基本工作規章制度。一方面是應用型院校層面,要健全實習管理機構,在已有實習工作組基礎上,學院統籌實習安排,完善實習基地建設,逐步建立起以一線幼兒園為實施主體,應用型院校為主體責任體系的制度規范。該制度規范要將學生實習的主體訴求與院校及幼兒園的實際情況結合起來,找到共同的需求點,激發各方的內驅力?;诖嗽俳⑾鄳闹贫纫幏?,使方案的實施得以順利進行。另一方面是基地幼兒園層面,應根據應用型院校制訂的實習方案,結合本園實際,為實習生遴選合適的校外導師,共同制訂具體的實習指導方案,進一步明確導師與實習學生的任務與要求。本著自愿的原則,簽訂導師帶實習生的協議,明確各方職責。協議內容應包括培養目標、雙方的權利義務以及考核方式等。


  第二,提升考核激勵的有效性??己伺c激勵機制的有效性是校外導師制取得成效的關鍵所在。首先,考核的具體內容應由校外導師與實習學生雙方主體共同完成?;诎l展的立場,以激發校外導師與實習學生內在成長動力,以促進其共同成長為考核目標??己说木唧w內容應包括校外導師的工作內容、方法形式、實習學生具體的實習目標與要求等。其次,評價方法應以導師與實習生的自評為主,以應用型院校和基地幼兒園聯合評價為輔助。最后,激勵方面應物質與精神兼有。物質上應有一定的校外導師指導津貼,這是對導師們額外付出的物質補償;精神上應將導師指導情況列入幼兒園的年度考核項目,并定期展開實習學生教育教學比武,以此來激發導師指導的內在動力。借鑒西方一些國家的成功經驗,政府可把接納學生實習實踐作為幼兒園的一項社會工作任務,甚至可以與評選示范園掛鉤,政府的適當干預能有效提高實習基地幼兒園的積極性。


  3.形成定期實習反饋機制,激發實習學生的主體能動性。實習學生的主體能動性需要激發其自我效能感來獲得,自我效能感是人們對自身能否利用所擁有的技能去完成某項工作行為的自信程度,實習學生的自我效能感需要通過有效實習反饋機制來激發。


  首先,建立定期的研討制度。實習生通過與導師平等交流,共同研討交流解決問題;或基于某一次活動后的互動反饋,看到自己點滴成長變化;也可以在每天的活動結束后,實習學生就一天工作進行簡短的反思,導師給予及時的反饋;每周可以進行階段性總結,從對幼兒的認識與了解、各領域學科的教育教學活動開展、區域活動的觀察指導等方面進行結構性總結。


  其次,提升實習學生的自我反思能力。教育部2011年頒布的《教師教育課程標準(試行)》提出,教師要在研究自身經驗和改進教育教學行為的過程中實現專業發展,是反思性實踐者。實習學生通過在定期的研討中主動剖析并呈現自己在幼兒園教育教學實踐活動中的真實想法,由此引發積極思考,展開反思,在交流與對話中反觀自己,再回到具體的實踐行動去體悟,而非通過學習他人經驗來獲得。在如此的不斷反思當中收獲內隱性的實踐性知識,從而調整和提升自己的教育教學能力。


  最后,基于校外導師的平行指導,促使學生的實習身份得到轉換。實習生在參與幼兒園教育教學活動中,與校外導師共同開展教育教學活動,通過活動主動探究、主動反思,共享教學經驗,共同解決教學中的問題,而不只是簡單地對導師的教學進行模仿,是一種平行的指導關系。在此種關系中,實習生的身份得到轉換,不再僅僅是學生,而是以幼兒教師的身份參與教育教學活動,提升了實習生的主體性,有利于激發其工作熱情。

隨機文章

十八禁动漫肉肉无遮挡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