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學習資料實用文檔正文

李晟|李培俊《雪地上盛開的鮮花》閱讀答案(2)

實用文檔 2021-06-20 09:43 677

李培俊《雪地上盛開的鮮花》閱讀答案(2)文章來自:愛師網


雪地上盛開的鮮花


李培俊


于山沒想到,他和徒弟金娃會在這里見面。要知道主家同時還請了另一家嗩吶班子,自己說什么也不會接這趟生意。


見了師傅,金娃也很驚奇。問過師傅的身體,家里情況,便沒話說了。兩個人猜出了主家今天的用意,心里都像灌了鉛一樣的沉重。


師徒二人是遠近聞名的金嗩吶,原來都在縣劇團供職。那時候,師徒可謂春風得意,省里市里有重大活動,如果少了于山和金娃的嗩吶演奏,簡直就像塌了半邊天,留下不少的遺憾??蓜F說不行就不行了,于山和金娃便從山巔上一下子跌進了深谷。他們都知道,不是哪個人的過錯,也不是他們的技藝不行了,吹不好了。


于山和金娃各自拉起原來劇團的人馬,成立了草臺班子,掙幾個吃飯錢勉強度日。由于各忙各的生意,師徒二人便少了來往。誰知今天卻在湖橋鎮上見了面。


上午九點,一位三十多歲的漢子走出大門,對于山和金娃說:“今天這陣勢你們已經看到了,兩家班子同時搭臺演出,目的只有一個,唱對臺戲?!睗h子說著拿出一卷鈔票,足有五千元,啪啪地在左手心甩打幾下,說,“誰贏了呢,這錢就是他的了?!?p style="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0px; font-size: 16px; line-height: 30px;">

于山看看金娃,金娃也看看師傅。他們從對方眼中都讀出了對方的意思:誰都想得到這筆錢。這與對金錢的占有無關,也與師徒的情意無關。年到月盡,都想給窮了一年的伙計們多發幾個,能讓他們過個有滋有味的年。事情就是這么簡單。


金娃對師傅不好意思地點點頭,那意思很明顯:師傅,原諒弟子吧。


于山也對徒弟點點頭,意味卻有點苦澀,說不清是什么意思。他們的對臺戲從上午十點開始,一直持續了七個小時,中午吃飯時,金娃端著一盤炒肉絲來到師傅的桌上,和于山挨坐在一起,很是關心地看了看師傅的臉色,小心地問:“師傅,你老沒事吧?”


“沒事,”于山說,“只是感到有點累。人老了,不比當年氣脈足了?!?p style="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0px; font-size: 16px; line-height: 30px;">

金娃臉上訕訕地,有兩滴清淚落了下來?!皫煾?我……”


“金娃,什么都不要說了,師傅知道你的難處,放心大膽地吹吧,師傅也會盡力的?!?p style="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0px; font-size: 16px; line-height: 30px;">

金娃哽咽著,把那盤肉絲往于山面前推推,“師傅,您多吃點,身上才有勁?!庇谏桨咽执钤诮鹜薜募绨蛏?,“師傅吃飽了?!?p style="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0px; font-size: 16px; line-height: 30px;">

飯罷,于山和金娃各自走向自己的位置,遙遙相對,展開了技藝的爭奪。金娃的一曲“百鳥朝鳳”,高亢明亮,歡快而流暢,恰如行云流水,把于山這里的觀眾拉走了不少。于山頗為贊賞地點了點頭,然后把嗩吶在空中畫了一個大大的圓弧,湊到唇邊,仰對著空中,一曲裂帛的靜音閃過,留下一大塊的空白。之后,他的嗩吶又在空中畫了一個圓弧,吹起了“十面埋伏”。曲音委婉低沉,猶如隱伏了千軍萬馬,把觀眾逼得透不過氣來,卻又讓人越聽越想聽,不忍離去。這時候,天空下起了紛紛揚揚的大雪,大如棉朵的絮狀雪花鋪天蓋地落下來,不一時便在地上鋪了絨絨厚厚的一層。人們似無覺察,仍然沉浸在于山的嗩吶聲中。


其實,這時候,于山已經進入了他所創造的藝術氛圍,也融入了楚漢相爭的那段悲壯的歷史,無知無覺,專注而忘我。他根本不知道,金娃那里的觀眾幾乎被他那支嗩吶拉走完了。


于山的嗩吶聲是在突然之間停下來的。他突然聽出對面傳來一陣近乎絕望的悲音,抬頭望去,金娃已經把嗩吶從嘴里移向鼻子。


鼻吹!于山待要制止,已經來不及了,金娃的第一個音節就是這個時候流向了人群。


這是一種極傷身體的吹法,他在教金娃的時候曾經告訴過他,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可用,因為時間稍長,很可能因氣竭而倒,輕者躺上十天半月,重者導致肺臟受損,藝術生命也就隨之終結。


于山決定停下來,不吹了,他不能眼看著他的徒弟給毀了。他把嗩吶輕輕地放到桌子上。這是認輸的表示。


金娃也曾朝他這里看過幾眼,他以為金娃會停下。但金娃沒有停,他站在桌子上繼續唔唔啦啦地吹下去。于山走向金娃的場地,在桌子前站下,仰臉看著金娃,他的眼神里含滿了乞求和抱怨。金娃,孩子,你就停下來吧,師傅不和你爭了……


直到一曲吹奏完畢,金娃才含著淚跳下桌子,搖搖晃晃地抱住了于山,叫了一聲師傅,“我老婆還在醫院躺著,她需要錢哪……”話沒說完,一大口鮮血噴涌而出,飛濺在他面前的雪地上,像盛開了幾朵血紅的鮮花……


于山雇車把金娃送走以后,他把跟隨他三十年的嗩吶放在一塊石頭上,大腳踩了上去。他踩得很慢很慢,仿佛怕驚嚇了它似的。但他還是把它踩扁了,然后扭頭走了。茫茫雪地上,留下他一溜歪歪斜斜的腳步。


(選自《小說界》,有改動)


文章來自:愛師網


雪地上盛開的鮮花


李培俊


于山沒想到,他和徒弟金娃會在這里見面。要知道主家同時還請了另一家嗩吶班子,自己說什么也不會接這趟生意。


見了師傅,金娃也很驚奇。問過師傅的身體,家里情況,便沒話說了。兩個人猜出了主家今天的用意,心里都像灌了鉛一樣的沉重。


師徒二人是遠近聞名的金嗩吶,原來都在縣劇團供職。那時候,師徒可謂春風得意,省里市里有重大活動,如果少了于山和金娃的嗩吶演奏,簡直就像塌了半邊天,留下不少的遺憾??蓜F說不行就不行了,于山和金娃便從山巔上一下子跌進了深谷。他們都知道,不是哪個人的過錯,也不是他們的技藝不行了,吹不好了。


于山和金娃各自拉起原來劇團的人馬,成立了草臺班子,掙幾個吃飯錢勉強度日。由于各忙各的生意,師徒二人便少了來往。誰知今天卻在湖橋鎮上見了面。


上午九點,一位三十多歲的漢子走出大門,對于山和金娃說:“今天這陣勢你們已經看到了,兩家班子同時搭臺演出,目的只有一個,唱對臺戲?!睗h子說著拿出一卷鈔票,足有五千元,啪啪地在左手心甩打幾下,說,“誰贏了呢,這錢就是他的了?!?p style="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0px; font-size: 16px; line-height: 30px;">

于山看看金娃,金娃也看看師傅。他們從對方眼中都讀出了對方的意思:誰都想得到這筆錢。這與對金錢的占有無關,也與師徒的情意無關。年到月盡,都想給窮了一年的伙計們多發幾個,能讓他們過個有滋有味的年。事情就是這么簡單。


金娃對師傅不好意思地點點頭,那意思很明顯:師傅,原諒弟子吧。


于山也對徒弟點點頭,意味卻有點苦澀,說不清是什么意思。他們的對臺戲從上午十點開始,一直持續了七個小時,中午吃飯時,金娃端著一盤炒肉絲來到師傅的桌上,和于山挨坐在一起,很是關心地看了看師傅的臉色,小心地問:“師傅,你老沒事吧?”


“沒事,”于山說,“只是感到有點累。人老了,不比當年氣脈足了?!?p style="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0px; font-size: 16px; line-height: 30px;">

金娃臉上訕訕地,有兩滴清淚落了下來?!皫煾?我……”


“金娃,什么都不要說了,師傅知道你的難處,放心大膽地吹吧,師傅也會盡力的?!?p style="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0px; font-size: 16px; line-height: 30px;">

金娃哽咽著,把那盤肉絲往于山面前推推,“師傅,您多吃點,身上才有勁?!庇谏桨咽执钤诮鹜薜募绨蛏?,“師傅吃飽了?!?p style="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0px; font-size: 16px; line-height: 30px;">

飯罷,于山和金娃各自走向自己的位置,遙遙相對,展開了技藝的爭奪。金娃的一曲“百鳥朝鳳”,高亢明亮,歡快而流暢,恰如行云流水,把于山這里的觀眾拉走了不少。于山頗為贊賞地點了點頭,然后把嗩吶在空中畫了一個大大的圓弧,湊到唇邊,仰對著空中,一曲裂帛的靜音閃過,留下一大塊的空白。之后,他的嗩吶又在空中畫了一個圓弧,吹起了“十面埋伏”。曲音委婉低沉,猶如隱伏了千軍萬馬,把觀眾逼得透不過氣來,卻又讓人越聽越想聽,不忍離去。這時候,天空下起了紛紛揚揚的大雪,大如棉朵的絮狀雪花鋪天蓋地落下來,不一時便在地上鋪了絨絨厚厚的一層。人們似無覺察,仍然沉浸在于山的嗩吶聲中。


其實,這時候,于山已經進入了他所創造的藝術氛圍,也融入了楚漢相爭的那段悲壯的歷史,無知無覺,專注而忘我。他根本不知道,金娃那里的觀眾幾乎被他那支嗩吶拉走完了。


于山的嗩吶聲是在突然之間停下來的。他突然聽出對面傳來一陣近乎絕望的悲音,抬頭望去,金娃已經把嗩吶從嘴里移向鼻子。


鼻吹!于山待要制止,已經來不及了,金娃的第一個音節就是這個時候流向了人群。


這是一種極傷身體的吹法,他在教金娃的時候曾經告訴過他,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可用,因為時間稍長,很可能因氣竭而倒,輕者躺上十天半月,重者導致肺臟受損,藝術生命也就隨之終結。


于山決定停下來,不吹了,他不能眼看著他的徒弟給毀了。他把嗩吶輕輕地放到桌子上。這是認輸的表示。


金娃也曾朝他這里看過幾眼,他以為金娃會停下。但金娃沒有停,他站在桌子上繼續唔唔啦啦地吹下去。于山走向金娃的場地,在桌子前站下,仰臉看著金娃,他的眼神里含滿了乞求和抱怨。金娃,孩子,你就停下來吧,師傅不和你爭了……


直到一曲吹奏完畢,金娃才含著淚跳下桌子,搖搖晃晃地抱住了于山,叫了一聲師傅,“我老婆還在醫院躺著,她需要錢哪……”話沒說完,一大口鮮血噴涌而出,飛濺在他面前的雪地上,像盛開了幾朵血紅的鮮花……


于山雇車把金娃送走以后,他把跟隨他三十年的嗩吶放在一塊石頭上,大腳踩了上去。他踩得很慢很慢,仿佛怕驚嚇了它似的。但他還是把它踩扁了,然后扭頭走了。茫茫雪地上,留下他一溜歪歪斜斜的腳步。


(選自《小說界》,有改動),文章來自:愛師網


雪地上盛開的鮮花


李培俊


于山沒想到,他和徒弟金娃會在這里見面。要知道主家同時還請了另一家嗩吶班子,自己說什么也不會接這趟生意。


見了師傅,金娃也很驚奇。問過師傅的身體,家里情況,便沒話說了。兩個人猜出了主家今天的用意,心里都像灌了鉛一樣的沉重。


師徒二人是遠近聞名的金嗩吶,原來都在縣劇團供職。那時候,師徒可謂春風得意,省里市里有重大活動,如果少了于山和金娃的嗩吶演奏,簡直就像塌了半邊天,留下不少的遺憾??蓜F說不行就不行了,于山和金娃便從山巔上一下子跌進了深谷。他們都知道,不是哪個人的過錯,也不是他們的技藝不行了,吹不好了。


于山和金娃各自拉起原來劇團的人馬,成立了草臺班子,掙幾個吃飯錢勉強度日。由于各忙各的生意,師徒二人便少了來往。誰知今天卻在湖橋鎮上見了面。


上午九點,一位三十多歲的漢子走出大門,對于山和金娃說:“今天這陣勢你們已經看到了,兩家班子同時搭臺演出,目的只有一個,唱對臺戲?!睗h子說著拿出一卷鈔票,足有五千元,啪啪地在左手心甩打幾下,說,“誰贏了呢,這錢就是他的了?!?p style="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0px; font-size: 16px; line-height: 30px;">

于山看看金娃,金娃也看看師傅。他們從對方眼中都讀出了對方的意思:誰都想得到這筆錢。這與對金錢的占有無關,也與師徒的情意無關。年到月盡,都想給窮了一年的伙計們多發幾個,能讓他們過個有滋有味的年。事情就是這么簡單。


金娃對師傅不好意思地點點頭,那意思很明顯:師傅,原諒弟子吧。


于山也對徒弟點點頭,意味卻有點苦澀,說不清是什么意思。他們的對臺戲從上午十點開始,一直持續了七個小時,中午吃飯時,金娃端著一盤炒肉絲來到師傅的桌上,和于山挨坐在一起,很是關心地看了看師傅的臉色,小心地問:“師傅,你老沒事吧?”


“沒事,”于山說,“只是感到有點累。人老了,不比當年氣脈足了?!?p style="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0px; font-size: 16px; line-height: 30px;">

金娃臉上訕訕地,有兩滴清淚落了下來?!皫煾?我……”


“金娃,什么都不要說了,師傅知道你的難處,放心大膽地吹吧,師傅也會盡力的?!?p style="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0px; font-size: 16px; line-height: 30px;">

金娃哽咽著,把那盤肉絲往于山面前推推,“師傅,您多吃點,身上才有勁?!庇谏桨咽执钤诮鹜薜募绨蛏?,“師傅吃飽了?!?p style="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0px; font-size: 16px; line-height: 30px;">

飯罷,于山和金娃各自走向自己的位置,遙遙相對,展開了技藝的爭奪。金娃的一曲“百鳥朝鳳”,高亢明亮,歡快而流暢,恰如行云流水,把于山這里的觀眾拉走了不少。于山頗為贊賞地點了點頭,然后把嗩吶在空中畫了一個大大的圓弧,湊到唇邊,仰對著空中,一曲裂帛的靜音閃過,留下一大塊的空白。之后,他的嗩吶又在空中畫了一個圓弧,吹起了“十面埋伏”。曲音委婉低沉,猶如隱伏了千軍萬馬,把觀眾逼得透不過氣來,卻又讓人越聽越想聽,不忍離去。這時候,天空下起了紛紛揚揚的大雪,大如棉朵的絮狀雪花鋪天蓋地落下來,不一時便在地上鋪了絨絨厚厚的一層。人們似無覺察,仍然沉浸在于山的嗩吶聲中。


其實,這時候,于山已經進入了他所創造的藝術氛圍,也融入了楚漢相爭的那段悲壯的歷史,無知無覺,專注而忘我。他根本不知道,金娃那里的觀眾幾乎被他那支嗩吶拉走完了。


于山的嗩吶聲是在突然之間停下來的。他突然聽出對面傳來一陣近乎絕望的悲音,抬頭望去,金娃已經把嗩吶從嘴里移向鼻子。


鼻吹!于山待要制止,已經來不及了,金娃的第一個音節就是這個時候流向了人群。


這是一種極傷身體的吹法,他在教金娃的時候曾經告訴過他,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可用,因為時間稍長,很可能因氣竭而倒,輕者躺上十天半月,重者導致肺臟受損,藝術生命也就隨之終結。


于山決定停下來,不吹了,他不能眼看著他的徒弟給毀了。他把嗩吶輕輕地放到桌子上。這是認輸的表示。


金娃也曾朝他這里看過幾眼,他以為金娃會停下。但金娃沒有停,他站在桌子上繼續唔唔啦啦地吹下去。于山走向金娃的場地,在桌子前站下,仰臉看著金娃,他的眼神里含滿了乞求和抱怨。金娃,孩子,你就停下來吧,師傅不和你爭了……


直到一曲吹奏完畢,金娃才含著淚跳下桌子,搖搖晃晃地抱住了于山,叫了一聲師傅,“我老婆還在醫院躺著,她需要錢哪……”話沒說完,一大口鮮血噴涌而出,飛濺在他面前的雪地上,像盛開了幾朵血紅的鮮花……


于山雇車把金娃送走以后,他把跟隨他三十年的嗩吶放在一塊石頭上,大腳踩了上去。他踩得很慢很慢,仿佛怕驚嚇了它似的。但他還是把它踩扁了,然后扭頭走了。茫茫雪地上,留下他一溜歪歪斜斜的腳步。


(選自《小說界》,有改動)文章來自:愛師網


(1)下列對小說有關內容的分析和概括,最恰當的兩項是(5分)()()


A.小說中有關大雪的描寫既營造出一種蒼涼悲愴的氛圍,又烘托了人物形象,同時也暗示了社會的冷漠與不公。


B.小說以“雪地上盛開的鮮花”為題,一方面贊美了金娃為了窮伙計們的生計,為了給妻子治病,竭盡全力,勇于付出的品質;另一方面歌頌了在惡劣的生存條件下、殘酷的生存競爭中,依然保存著的那份包括師徒之情在內的人與人之間純真的感情和美好的人性。


C.于山對金娃在中午吃飯時向自己表達出的關心以及金娃目前的難處,雖能體會和理解,但最后還是表現出了冷漠。


D.于山選擇吹奏“十面埋伏”,一方面是為了向眾人展示高超的技藝,另一方面也想借此曲表達師徒相爭的悲壯。


E.金娃在師傅謙讓認輸的情況下依然沒有停止“鼻吹”,是想讓于山明白徒弟確實是因萬不得已才與師傅相爭的。


(2)小說第三自然段的插敘有哪些作用?(6分)


(3)于山最后踩扁了跟隨自己三十年的嗩吶,小說結尾為什么這樣寫?請簡要分析。(6分)


(4)有人認為這篇小說的主人公是金娃,也有人認為于山和金娃都是主人公。你的看法呢?請結合全文,談談你的觀點和理由。(8分)


參考答案:愛師網整理


11.(25分)


(1)(5分)選B給3分,選E給2分。(A.“暗示了社會的冷漠與不公”理解錯誤。C.于山并沒有完全理解金娃目前的難處,“表現出了冷漠”的理解也有錯誤;D.“借此曲表達師徒相爭的悲壯”理解錯誤.)


(2)(6分)①交代了小說的社會環境;②介紹人物關系及人物的生活境況;③為下文寫師徒二人被迫唱對臺戲作了鋪墊。


(6分,每點2分;意思對即可)


(3)(6分)第一,表明于山決定放棄自己喜歡的嗩吶演奏事業;第二,表現出于山深深的自責和內疚以及對徒弟金娃的歉意;第三,揭示了生活的殘酷以及藝術生存環境的惡劣。(6分,每點2分;意思對即可)


(4)(8分)


觀點一:主人公是金娃。


①小說的矛盾沖突是于山與金娃之間的對臺戲,金娃情感的變化和發展推動著小說故事情節的發展,金娃在其中占主體地位;②小說的標題揭示了小說的主題思想,而這主要是通過金娃這個人物表現的;③小說刻畫金娃這個人物細致,金娃的性格也具有一定的典型意義。


觀點二:于山和金娃都是主人公。


①小說的矛盾沖突表面上看是于山與金娃之間沖突,實質上卻是于山、金娃與社會現實之間沖突,于山、金娃兩人情感的變化和發展共同推動著小說故事情節的發展;②小說的標題揭示了小說的主題思想,雖然標題涉及到的情節與金娃直接關聯,但這個主題卻是通過于山、金娃兩個人物相互映襯才得以表現的;③小說刻畫的于山和金娃這兩個人物形象都很細致,他們的性格都具有一定的典型意義。


(觀點明確,得2分;論述合理,得6分,意思對即可)

十八禁动漫肉肉无遮挡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