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學習資料實用文檔正文

學前教育關于幼兒繪本閱讀研究的論文范文(共2篇)

實用文檔 2021-06-22 10:05 835 幼兒

幼兒的閱讀對孩子的語言以及思維等都是有著非常重要的價值,而學前教育的幼兒繪本閱讀也都兼具了藝術性和文學性以及教育性等,所以幼兒繪本在學前教育當中也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本文就整理學前教育關于幼兒繪本閱讀的論文范文,趕緊來看看吧。


  第1篇:近十年幼兒科學類繪本閱讀研究綜述


  摘要:對近十年來關于幼兒科學類繪本閱讀研究的文獻進行梳理,發現國內的有關研究主要集中在科學類繪本的指導、科學類繪本的選擇、科學類繪本創作與出版、科學繪本中美比較等四個方面。據此提出今后深入研究的建議,如深化幼兒科學閱讀特點的研究、加強不同類型科學繪本指導的研究、重視優秀本土幼兒科學類繪本的創作、加強實證性研究等。


  關鍵詞:幼兒;科學類繪本;科學教育;研究綜述


  作者簡介:許瓊華(泉州幼兒師范高等??茖W校學前教育學院,福建泉州362000)


  科學教育強調以觀察、實驗、操作等方式讓兒童探究和獲得科學經驗。但不可忽視的是,幼兒科學學習的途徑是多元的。已有研究和教育實踐證明,科學閱讀是幼兒科學教育的途徑和方法之一[1]。早期科學閱讀有利于幼兒獲得科學知識、掌握科學方法、激發科學興趣以及形成積極的科學態度[2]。通過幼兒科學探究與科學閱讀互相配合、互相補充,更好促進幼兒科學素養的培養,也有利于提高教師指導幼兒閱讀科學類繪本的能力。為了解關于幼兒閱讀科學類繪本的研究現狀,筆者分別以“科學繪本”、“科學類圖畫書”和“知識圖畫書”為主題,在中國知網的學術期刊網絡出版總庫、博碩士學位論文數據庫進行精確檢索,查閱最近10年(2009-2018)的文獻資料,通過篩選題目和摘要,獲得有關幼兒閱讀科學類繪本研究的重要文獻共60篇,其中50篇期刊文獻,學位論文10篇。本文擬對相關文獻進行梳理,以期為幼兒園教師指導幼兒閱讀科學類繪本及豐富科學教育的途徑提供借鑒。


  一、幼兒科學類繪本研究的文獻概況


  (一)文獻數量從2011年后逐漸增加


  如表1、圖1所示,除2012年外,2011年之后發文量都在6篇以上,幼兒科學類繪本閱讀研究發文量呈上升趨勢。2011年后共發表文獻共發57篇,年均約7.13篇,遠超2010年之前。檢索知網發現,2009年前該研究發表文獻數為零。這反映出該研究課題逐漸受學術界的關注和重視,這與我國今年興起的早期閱讀研究熱有關。幼教界興起了早期閱讀熱和繪本閱讀熱,推動幼教工作者對幼兒科學類繪本閱讀研究的興趣和投入。如《幼兒教育:教育教學)》雜志分別于2011年第6期和2014年第7-8期刊登科學知識(類)圖畫書閱讀指導研究專輯。


  (二)研究主題主要集中在方法與策略方面


  見圖2,文獻主題主要有科學類繪本的指導方法與策略、科學類繪本創作與出版、科學類繪本的選擇、科學繪本中美比較四個方面。其中,科學類繪本的指導方法與策略研究的文獻是50篇,超過文獻總數的80%,這是國內學者的研究重點。其他三個主題很少,分別是5篇、3篇和2篇,說明各主題研究嚴重不均衡。


  (三)作者以幼兒園一線教師居多


  60篇文獻一共有53位第一作者,其中31位來自幼兒園一線教師,占58.5%;21位來自各高等學校(10篇為學位論文),占39.6%;還有一位來自其他單位。值得注意的是有3位作者(共5篇文獻)來自華東師范大學早期閱讀研究專家周兢教授的團隊。


  (四)研究方法多為經驗總結


  60篇文獻中,48篇屬于科學類繪本閱讀指導方面的經驗總結性論文,多運用了思辨法,占80%。只有10篇學位論文和2篇期刊論文采用實證性方法,如實驗、觀察、訪談、調查等。


  二、幼兒科學類繪本研究的主要內容


  (一)關于科學類繪本的內涵


  “圖畫書”與“繪本”經常被視為同義詞而混合使用,二者英譯均為“picturebook”,圖畫和文字是“圖畫書”與“繪本”必備的要素。雖然它們都屬于“有圖畫的書”,但二者之間存在差異。如果用公式表示,“圖畫書”=文+圖,其文字較多?!袄L本”=“圖×文”(松居直,2009),其文字較少。筆者認為“圖畫書”外延更大,“繪本”屬于“圖畫書”范疇,但不是所有的“圖畫書”都是“繪本”??茖W繪本或科學圖畫書是圖畫書的一種類型。關于科學類繪本相關的定義主要列舉如下:


  知識類圖畫書的內容包含自然和社會的真實信息,結構清晰,一般以知識和方法的羅列、比較居多,語言則以平實的說明性文字為主,生詞和專詞匯較多[3]。


  科學故事圖畫書是一種特殊的兒童文學文類,主要以學前兒童為接受主體,以圖文共同敘事的呈現方式傳達自然科學知識[4]。


  科學知識圖畫書是以科學現象為題材,以圖畫為載體,輔以簡潔文字說明的一種以傳遞科學知識為目的的圖畫書[5]。


  知識類圖畫書通常是關于一個主題的圖畫書,其圖畫風格以寫實為主,有時也使用照片,其文字風格與說明文相似,使用規范準確的說明性語言,其中包含專業的科學性詞匯,其主題通??梢酝ㄟ^書名進行識別[6]??茖W知識圖畫書是以傳遞自然世界和社會世界的知識為目的的一種圖畫書類型[7]。


  科學類圖畫書以科學知識為主要內容的兒童圖畫書,或稱知識類圖畫書,是以傳達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的有關知識為主要目的[8]。


  科學知識類圖畫書在內容、結構、語言等方面,與故事、散文和詩歌等文學體裁的圖畫書有明顯不同的特點。內容主要是在傳遞信息、大多為非敘事性結構、以說明性的句式呈現,并含有較多的科學性詞匯或專業術語、圖畫為照片或寫實的繪畫[9]。


  知識類繪本是以傳遞自然界和社會的信息為目的,采用虛構的敘事故事或非虛構的說明性文本以呈現科學的事實與概念,圖畫則具有相當的解釋工作,并占有整本繪本相當分量的文學作品[10]。


  科學繪本指以兒童為閱讀主體,以科學現象為主題,用圖文配合的方式緊密圍繞主題描繪科學現象,傳遞科學知識的繪本[2]。


  科學繪本即是將科學知識蘊含在圖畫與文字中的圖畫書,所涉及的自然科學領域有人體、動植物、物理、化學、天文、地質等方面[11]。


  綜上可見,關于科學類繪本的名稱多樣,對其也沒有統一的定義。雖然這些定義表述各不相同,但界定大同小異。其共同點是:科學類繪本內容傳遞自然科學現象的信息,屬于語言和科學的綜合;目的是對幼兒進行專門或滲透性的科學教育,視其圖書中包含科學或語言的比重而定。它既屬于文學活動,也是一種認知活動。多為非敘事性結構,即頁面屬于平行或并列關系;為增強可讀性,也有一些科學類繪本采用敘事結構,與故事類繪本最大差別在于是否有虛構成分。語言表述平實,以說明性的科學名詞或專業詞匯為主,科學類繪本區別于故事類繪本的特點是蘊含說明性文體與學業語言[12];圖畫多為照片或寫實的繪畫。目前幼兒科學繪本分類沒有固定的標準,常見的分法有故事性和非故事性科學繪本、虛構性繪本和非虛構性科學繪本、純認知型和文學認知型科學繪本、無字和有字科學繪本等。


  (二)關于科學類繪本的指導


  1.閱讀策略與探究策略的有機融合


  有研究者指出,既要突出科學類繪本必備的“閱讀”技能和方法等基本因素,通過有意識地擇選內容、設計層次性教學活動、制定適宜的教學目標,采用多種的閱讀教學策略,包括遮擋式閱讀、聯結式閱讀、懸念式閱讀、題卡對應式閱讀等;又要有效融入“科學探究”的精神,巧妙運用多種類型的探究策略,如感受與模仿、猜想與驗證、實驗與探究、交流與共享等;使閱讀策略與探究策略的有機融合,實現科學類圖畫書閱讀的雙重價值[13]。也有研究者指出,開展科學繪本教學,既要關注“閱讀”也要關注“探究”[14],達成同時提高幼兒閱讀能力和探究能力的目的。還有研究者認為,根據繪本內容發展操作活動,可增強趣味性;將繪本內容作為背景經驗,可擴展延伸幼兒的科學經驗[15]。


  2.設計系列活動和采取多種閱讀策略


  有研究指出,根據科學類繪本能帶給幼兒的核心經驗,安排層層遞進的系列探究活動:如確定次主題的探究重點、獨立探究或合并探究、閱讀與操作相結合、探究先后順序可調、探究形式可以是集體、區域、生活以及親子活動等;采用適宜的活動方式,一是根據繪本內容和幼兒的閱讀經驗,選擇集體講讀、平行講讀或獨立閱讀的方式;二是適時提供操作、參觀或觀賞視頻的機會;三是教師在閱讀指導時,要通過討論促進幼兒理解和表達,善用提問增強幼兒閱讀、思考、操作、發現或討論的意愿,善用書中的詞句,為幼兒提供充分模仿學習、運用的機會[9]。也有研究指出,科學類繪本的閱讀指導方法和策略有多種,前者包括說明式閱讀、平行式閱讀、檢索式閱讀、操作式閱讀、拓展式閱讀。后者包括運用“精簡”策略、提高集體閱讀時效;運用“調料”策略、增加閱讀興趣;運用“重組”策略、改變閱讀序列;運用“拼圖”策略、分解閱讀難點;運用“鷹架”策略、加深閱讀理解等[8]。


  3.幫助兒童理解科學類繪本


  教師引導兒童分析、整合圖畫書內容使邏輯主線外顯,幫助兒童更好地理解閱讀內容;將文字與圖畫聯系起來,幫助兒童理解科學類繪本中信息量較大的頁面內容;用通俗易懂的語言解釋,幫助兒童理解科學繪本中較難懂的語言[16]。在共讀活動中,教師注意分解書中所傳遞的信息,不用過長語句對專有名詞或者術語進行解釋;利用翻頁停頓時刻引導幼兒展開猜測、思考,深入討論后再翻到下一頁驗證自己的猜想。教師應注意發揮自身學業語言的示范性,讓幼兒逐漸意識到知識類圖畫書中獨特的表達范式與句式;多提開放性問題,多給予幼兒說明性講述的機會,讓每個幼兒都有機會說出自己所思所想[12]。


  4.有效閱讀指導方式


  互動式集體講讀是被廣泛認同的有效閱讀指導方式,如分享式互動,在互動中給予兒童探索與提問的機會;全面把握知識類繪本的特征,引導兒童參與到互動式朗讀[6]。另一研究認為,大班幼兒閱讀科學圖畫書的適宜方式是“伴讀”[17],如同伴共讀、成人伴讀、集體閱讀、操作式閱讀等。其中在同伴共讀時幼兒參與積極性最高。


  5.創設良好的環境與氛圍


  如幼兒以舒適的方式坐在教師的周圍、確保每個幼兒都看到圖書畫面、適當地調整講讀速度讓兒童有時間思考、使用讓人感到自然輕松的肢體語言說明或強調講讀的內容等[6]。要營造輕松愉悅的共讀氛圍,尤其是為幼兒思考、發問創造表達的機會和積極氛圍,給予幼兒候答時間更長,并鼓勵幼兒提問并積極回應,使討論更深入[12]。為幼兒創設豐富的閱讀環境[10],如主題活動中融入科學類繪本,在閱讀區投放各種科學類繪本,使幼兒能經常接觸和閱讀這類繪本。


  (三)關于科學類繪本的選擇


  1.選擇的依據


  要考慮幼兒年齡特點、幼兒語言能力、注意力集中時間:如選擇幼兒感興趣、適應他們現有知識經驗水平的科學類繪本;選擇語句長度適中、科學性詞匯量適當的科學類繪本;由于不同年齡幼兒注意集中時間不同,要選擇主題明確、重點突出的科學類繪本[8]。


  要被幼兒認同:如選擇編排形式與內容構思上滑稽幽默、別出心裁的科學類繪本,才能被幼兒所認同,引發閱讀的興趣[10]。


  要突出科學經驗,并根據活動目標和幼兒科學學習特點合理運用刪除、改編、替換等手段加工科學類繪本以滿足幼兒閱讀需求[15]。


  2.不同年齡班科學類繪本的特點


  適合幼兒閱讀的科學類繪本應具備科學性與藝術性、啟蒙性與啟發性、教育性與趣味性等特性;同時突出年齡特點,即小中大班科學閱讀內容,在情節、篇幅,角色、形象、語言、詞匯等方面要注意難度,要各有側重并有一定聯系[1]。如要選擇適合小班幼兒年齡特點、需要閱讀時間短、貼近幼兒生活情節、有重復的對話、重復的情節的有關動物繪本,根據目標對繪本內容進行增減[18]。對中大班而言,要選擇與孩子生活經驗貼近、對孩子閱讀策略有挑戰的,能引發幼兒愉悅感、啟發幼兒繼續探究的科學繪本[19]。也有研究認為,大班科學繪本要有趣且圖文相輔相成、概念突出,具有教育意義,并給幼兒提供充足的探索信息等[15]。


  (四)關于科學類繪本的創作出版


  1.大量引進外國科學類繪本,本土原創少


  我國大量引進國外兒童科學類繪本,本土原創兒童科學類繪本的種類較少。從歐美、日韓引進大量優秀繪本(含科學類繪本),平均每年出版2000余種,在亞馬遜中國網站獲得五顆星好評的175種兒童科學類繪本中,本土作品只有20種,僅占11.4%[20]。與引進版少兒科普圖書相比,我國原創少兒科普圖書存在著較大差距,如品種單調、觀念陳舊、形式古板、互動性差,缺少服務意識和可持續發展意識,定位不清晰等[21]。


  2.具有“嚴肅”主題而又不失“樂趣”


  20世紀50至90年代大陸科學類繪本具有的“嚴肅”與“樂趣”兩種特質:[4]即科學類繪本知識構成豐富,內容包括兒童易于理解的動植物習性、自然現象、人類生活常識及科技發明等,并加入德育的教育意圖,呈現出超越知識的嚴肅面貌。如宣揚勇敢獨立的探索精神、虛心的品質,甚至階級斗爭的意識。為迎合兒童的認知方式和突出文學的審美愉悅性,科學類繪本通過背景營造氛圍、擬人化形象、構圖簡明有趣、水彩和水墨素材等圖像語言元素,使兒童閱讀充滿樂趣。


  (五)關于科學類繪本的中美比較


  1.中美科學繪本的相同點和不同點


  以中國豐子愷和美國凱迪克兒童科學繪本獲獎作品為例,從下列四個方面對二者同異進行分析比較:一是從文化內涵看,中美科學繪本關注科學精神,符合科學道德規范:前者強調知識實用性和通用性;后者重視兒童創造精神。二是從編排設計看,中國科學繪本以文字為主、圖畫為輔,圖畫擅長描繪靜物、正確而真實,多以詩情哲理的文字風格為主;美國科學繪本多為圖畫為主、文字為輔,圖文相互依存,關心兒童的興趣、感受,文字風格幽默風趣,并且印刷和裝幀更精美。三是從繪本的科學內容看,中美科學繪本都能把握科學的基本特征,前者更強調認知部分,為兒童后續學習做準備;后者認知價值不明顯,較關注情感、態度、能力等方面發展,將兒童、最新科技和現代生活聯系起來;繪本題材廣度不同,前者涉及自然景觀和生物科學,與兒童生活環境聯系密切,范圍較??;后者覆蓋范圍較大,綜合關注符合兒童興趣的科幻故事、科普故事和人物傳記等。四是從認知與發展規律看,中美科學繪本都符合兒童認知與心理規律,注重引發兒童興趣。前者關注兒童現有生活,多涉及兒童熟悉的場景,側重探究結果;后者重視兒童的真實興趣,關注兒童的體驗和感受,啟發思維;側重探究過程[22]。


  2.中美科學繪本對中班幼兒創造性影響的研究


  閱讀中美科學繪本有利于幼兒創造性的發展,都能激發幼兒的好奇心,促進幼兒創造性地表達科學繪本的內容,激發科學的敏感性,促使幼兒創造性地思考。中美科學繪本對幼兒獨創性、精進性的提高影響顯著,但對幼兒流暢性和變通性的發展影響不顯著[23]。


  三、對幼兒科學類繪本研究的展望


  (一)深化幼兒科學閱讀特點的研究


  已有文獻所討論的幼兒科學閱讀指導主要是面向幼兒的整體指導,對不同年齡班幼兒的閱讀指導成果較少。尤其是對各年齡班幼兒科學閱讀特點的觀察、幼兒科學閱讀表現及心理的分析及研究關注不夠,因為教師的指導必須建立在了解幼兒特點的基礎上。


  (二)加強不同類型的科學類繪本指導的研究


  幼兒科學繪本類型多樣,教師相應的指導方式也應不同,是采用集中活動、分享閱讀、還是幼兒自主閱讀、親子閱讀等方式,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對不同類型的科學類繪本在幼兒園科學教育中如何發揮作用,科學類繪本閱讀如何與科學探究活動巧妙結合起來,也需要進一步挖掘科學類繪本閱讀的價值和擴展關注點,以發揮科學閱讀對幼兒科學素養提高的作用。


  (三)重視優秀本土兒童科學繪本的創作


  我國原創的幼兒科學類繪本不僅品類較少,品質也不高,這與當前的早期閱讀熱和繪本研究熱不相適應。必須大力扶持優秀的本土原創兒童科學繪本,從兒童開始,堅定中華民族的文化自信[24]。


  (四)加強實證性研究,推動研究方法的多樣化


  目前研究多運用思辨方法,研究方法較單一,實證性研究少。今后加強實證性研究,如教師指導科學類繪本的觀察和調查、幼兒科學閱讀行為和心理的觀察和分析等,推動研究方法的多樣化,增加研究的客觀性與準確性。


  第2篇:兒童繪本閱讀領域研究的熱點分布及趨勢


  郭文斌1,2,尤興琴1,林燕3(1.陜西師范大學教育學院西部教育研究中心,陜西西安710062;2.伊犁師范大學教育


  科學學院,新疆伊寧835000;3.溫州市特殊教育學校,浙江溫州325102)


  摘要:為了梳理我國兒童繪本閱讀領域研究的重點和發展趨勢,以CNKI所收錄的關于兒童繪本閱讀領域的相關文獻為研究對象,利用Bicomb和SPSS軟件為研究工具對2000-2017年有關兒童繪本閱讀的3341篇文獻進行了可視化分析。研究結果表明,國內兒童繪本閱讀領域研究的熱點主要集中在:繪本閱讀、早期閱讀、親子閱讀、繪本教學、圖書館、幼兒、兒童等方面。上述研究領域呈現四大趨勢:兒童繪本內容研究向繪本應用研究轉變;兒童英語繪本教學研究頗受重視;圖書館成為推廣兒童繪本閱讀的主要力量;兒童繪本的內容、形式與應用不斷得以創新。


  關鍵詞:繪本;兒童繪本;繪本閱讀


  一、前言


  繪本又稱圖畫書,指以系列圖畫或者圖畫配合少量文字的圖書,其定義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的繪本指涵蓋各個年齡階段的讀者,內容既包含以圖畫作為表現的文學、科學讀物,又包含概念介紹、字母學習和玩具介紹等特殊讀物。狹義的繪本指專為兒童設計,以圖碼為主,語碼為輔,展現兒童眼睛里的世界圖景,符合兒童對世界的認知,并能與低幼兒童(3-6歲)產生積極有意義的互動效應的一種讀物[1]。本文所采用的是狹義上的繪本,將其讀者限定為學齡前后的兒童(3-12歲)。繪本被全世界公認為是最適合兒童閱讀的圖書。對于兒童來說,繪本是他們早期學習和認識世界的重要工具之一。兒童在早期發展階段,其閱讀、記憶、理解、表達、思考等能力處于剛起步的水平,需要家長和老師對他們這些能力進行有意識地培養。經研究發現,繪本能夠通過圖片的色彩、線條、表達手法等來與兒童互動交流。貼近兒童生活實際的繪本,不僅能夠引起其心理和精神上的共鳴,影響他們感知和理解世界的方式,而且能夠改變他們審美與思考問題的方式[2]。利用繪本對兒童進行早期教育,可以為他們提供一種認識世界的獨特視角,綜合培養他們的語言、認知、情感和藝術才能,因此家長和教育者正積極探尋使用繪本提升兒童各方面能力的有效途徑。


  近年來,隨著教學方式與教育內容的多元化以及兒童讀物市場上國內外優質繪本的不斷涌現,作為早期教育的獨特讀物,繪本被越來越多的老師和家長所采用,由家庭進入了幼兒園,又悄然進入了小學教育領域。加之國家“二胎”政策的出臺,新一批幼兒浪潮的呈現,使繪本在早期教育中的重要地位得以鞏固。了解我國兒童繪本閱讀領域研究的熱點及分布趨勢,不僅順應了繪本閱讀在兒童早期教育中的流行趨勢,而且還可以幫助教師、家長以及其他相關人員采取更有針對性的措施利用繪本促進兒童的早期發展,培養兒童各方面的能力。本文通過對我國兒童繪本閱讀領域已有研究成果進行可視化計量分析,繪制出我國繪本研究的熱點知識圖譜,以期明確我國繪本讀物對兒童各方面能力發展的影響,并預測其未來的走向和趨勢。


  二、研究設計


  (一)資料來源


  采用標準檢索法在中國知網文獻總庫中查找主題詞為“繪本”或含“圖畫書”的文獻,并將文獻的年限限定為“2000-2017”年,在2018年2月26日,對數據庫中的文獻進行搜索,拋除重合文獻、無關鍵詞文獻、會議通知、機構介紹等與研究無關文獻,最后確定有效文獻3471篇。


  (二)研究工具


  研究工具為Bicomb(2.0)共詞分析軟件和SPSS20統計分析軟件。


  (三)研究過程


  首先,將從中國知網篩選整理出的文獻的作者、關鍵詞、單位、摘要、出版年月、來源庫、頁碼等信息導出,并對關鍵詞通過合并、刪除、替換的方式標準化,將標準化后的文本導入Bicomb共詞分析軟件,確定高頻關鍵詞,導出詞篇矩陣;其次,將詞篇矩陣導入SPSS20統計分析軟件,進行樣本聚類,得到聚類圖,將生成的相似系數矩陣導出;再次,將相似系數矩陣導入SPSS20統計分析軟件,進行多維尺度分析操作,生成結果;最后,利用畫圖軟件,對聚類圖進行分類,并根據此分類,對多維尺度分析結果進行繪畫,形成知識圖譜。


  三、研究結果及分析


  (一)高頻關鍵詞統計及分析


  利用Bicomb共詞分析軟件對所選文獻進行關鍵詞統計。3471篇文獻的總關鍵詞為6923個,根據普萊斯計算公式width=108,height=17,dpi=110來確定關鍵詞的閾值,M代表高頻閾值,Nmax代表文獻被引用頻次的最高值[3],計算并將18確定為高頻關鍵詞的最低頻次,選取頻次大于或者等于18的33個關鍵詞作為高頻關鍵詞,具體信息如表1所示。


  從表1可以看出,頻次大于18的高頻關鍵詞共有33個,呈現2331次,占總關鍵詞頻次6923次的33.67%。以上數據當中,除過繪本(563)外,高于100次的高頻關鍵詞有:繪本閱讀(261)、兒童繪本(168)、幼兒(143)、繪本教學(133)、兒童(110)。從關鍵詞出現的頻次來看,已有的繪本文獻以幼兒(1-6歲)和兒童(6-12歲)為主要研究對象[4],進行兒童的繪本閱讀或者教學活動研究。幼兒和繪本閱讀是繪本研究的熱點問題,較多關注于學前教育領域,但繪本教學(133)、小學英語(40)、教學策略(22)等關鍵詞出現的頻率表明幾年來繪本研究主題逐漸涉及到小學教育領域,主要原因在于近年繪本已經作為一種課程體系存在于小學教育領域。繪本在學前領域和小學領域的運用有所差異,在學前教育階段,老師主要通過讓兒童“讀”繪本來促進兒童的語言發展,培養兒童感知世界的能力,兒童是完成這一活動過程的主體;在小學教育階段,由于兒童心智水平的提高,小學老師對繪本的利用不再僅停留于讓學生讀,更多地是老師使用繪本來“教”,老師和學生共同構成了這一活動過程的主體。使用繪本進行教學的過程,既是教師運用已有材料對兒童進行文學教育的過程,也是教師借助繪本引導幼兒思維再創的過程,體現了教師引導與兒童主動建構知識相互結合的特點。


  (二)高頻關鍵詞聚類分析


  對2000-2017年刊發繪本文獻的33個高頻關鍵詞進行聚類分析,繪制出高頻關鍵詞的聚類分析圖,具體的聚類圖信息如圖1所示。


  圖1中,縱軸數字代表與之相應的高頻關鍵詞,橫軸數字代表關鍵詞之間的距離,數字越小表明距離越近。如果在更短的距離(橫軸方向)內,兩個關鍵詞聚集在一起,說明二者相關度更高,關系更密切;反之,相關度低。通過對圖1的分析,發現國內繪本研究熱點分為六個種類。種類1是立足于繪本內容設計制作和對低齡段兒童推廣的研究,包含故事、民間文學、圖畫、文字、繪本、小學、閱讀、低年級、閱讀能力、早期閱讀10個關鍵詞。種類2是幼兒繪本閱讀和策略研究,包括興趣、幼兒閱讀、策略3個關鍵詞。種類3中的關鍵詞可分為2個小類,其中第1小類為幼兒園繪本教學策略研究,包含繪本教學、幼兒園、教學策略3個關鍵詞;第2小類為幼兒繪本閱讀與教育研究,包含幼兒、兒童、繪本閱讀、繪本故事、幼兒教育5個關鍵詞。種類4是繪本在小學教學應用中的研究,包括兒童繪本、應用、小學生3個關鍵詞。種類5為公共圖書館的兒童閱讀推廣研究,包括公共圖書館、閱讀推廣、兒童閱讀、親子閱讀、圖書館5個關鍵詞。種類6為小學英語繪本閱讀教學研究,包括小學英語、閱讀教學、英語繪本、創新4個關鍵詞。


  圖1可以看出,種類1所包含的關鍵詞數量最多,共10個,種類3所包含的關鍵詞數量次之,共8個。但是,種類1中各個關鍵詞間的距離較遠,聯系較為松散。種類2和種類4雖然包含的關鍵詞較少,都只有3個,但是它們之間的距離接近,聯系較為緊密。


  (三)高頻關鍵詞的Ochiai系數相似矩陣分析


  Ochiai系數相似矩陣中的數值越接近1,就說明這兩個關鍵詞距離越近,它們的相似度越大;反之,則表明關鍵詞之間的距離越大,相似度越小[3]。


  從表2可以看出,與繪本較近的關鍵詞有兒童(0.225)、幼兒(0.176)、公共圖書館(0.121),表明公共圖書館主要在兒童群體中推廣繪本閱讀,繪本在兒童群體中的主要作用是培養他們的閱讀習慣,利用繪本進行兒童閱讀習慣的培養已經成為一種趨勢。但是從表2也可以看出,繪本教學(0.062)離繪本的距離相對較遠,表明大多數學者目前研究較多的主題仍是繪本在兒童群體中的閱讀價值,對于繪本在學校領域的教學價值研究相對不足,今后的研究除了把握兒童繪本閱讀、圖書館的繪本閱讀推廣服務之外,還應加強繪本的教學利用價值研究,例如繪本適用于小學教學當中的哪些模塊、教師在繪本的實際教學當中應該采取怎樣的教學策略等。


  (四)兒童繪本研究熱點的可視化圖譜


  將聚類分析生成的高頻關鍵詞的相似矩陣導入SPSS20,對相似矩陣數據進行多維尺度分析,繪制出國內繪本研究熱點的可視化圖譜,具體信息如圖2所示。


  多維尺度分析法是將一組個體的相異數據經過多維尺度分析轉換成空間構圖,且保留數據的相對關系[5]5。對關鍵詞進行多維尺度分析繪成知識圖譜,便于研究者通過分析關鍵詞在坐標位置間的距離,來判斷它們之間聯系疏密的程度。具體到圖2中,關鍵詞在空間坐標中的位置由小圓圈來表示,關鍵詞聯系緊密的程度則由小圓圈之間的距離來判斷,關鍵詞聯系緊密則代表他們的小圓圈距離近,反之,距離遠[6]。離坐標中心的遠近則代表該關鍵詞在該研究領域里影響力的大小。從圖2可以看出,小學繪本教學應用研究(領域3)主要位于第一象限,該領域研究成果豐富,為前幾年繪本研究中的重點和熱點。但是,該領域無厚度研究成果較多,大量研究成果重復,創新價值不大,未來該領域的研究熱度會有所降低。幼兒繪本教學研究(領域4)和小學英語繪本閱讀教學研究(領域6)主要處于第二象限,雖然這2個領域的關鍵詞距離較遠,聯系較為松散,但是,它們在繪本研究中具有較大的潛在重要性,進一步發展的空間廣闊,很有可能在未來成為繪本研究的熱點。公共圖書館的兒童閱讀(領域5)主要位于第三象限,該研究領域內的各關鍵詞之間聯系緊密,關鍵詞在已經發表的文獻中出現次數較高,但該領域未來研究所面臨的困境是,研究成果累積到一定數量后,可能因為沒有新的成果而重復進行無厚度研究或者研究枯竭。優秀傳統文化繪本的制作和低齡段推廣研究(領域1)、幼兒繪本閱讀和策略研究(領域2)、小學繪本教學應用研究(領域3)主要位于第四象限,此部分研究尚未引起學者足夠的重視,領域內關鍵詞的聯系較為松散,熱點不夠集中,今后需加大這些領域的研究。綜合圖2還可以看出,兒童繪本閱讀主要圍繞幼兒閱讀(橫軸)、低年級(縱軸)展開,幼兒教育、低年級和閱讀能力(離坐標中心點最近)在整個研究網絡中具有較大的潛在重要性,有必要對其展開深入研究。


  四、兒童繪本研究及發展趨勢分析


  (一)兒童繪本內容研究向繪本應用研究轉變


  圖2可以看出,領域1的研究熱點從最初的故事、文字和圖畫逐漸轉向低年級、早期閱讀和閱讀,研究中心為早期閱讀。揭示出研究由早期單純針對繪本故事選取、文字表達、插圖的應用等內容的研發,逐漸轉向繪本應用研究,注重小學低年級繪本教學應用,以及繪本在低段兒童中的使用與兒童閱讀能力的關系研究。根據皮亞杰的認知發展階段理論,小學生的認知水平處于具體運算階段,色彩鮮艷、主題鮮明、高趣味性的繪本,可以較好地吸引他們的閱讀興趣,極大程度地調動他們的閱讀積極性,達到提高閱讀能力的目的[7]。閱讀討論法、朗讀法、默讀法、聽讀講讀結合法是小學低年級兒童課外閱讀的優化學習方法[8],繪本閱讀能促使小學低年級兒童課外閱讀朝向更廣、更深處發展,教育工作者可以考慮在小學低年級開設繪本選修課[9]。利用繪本培養兒童早期閱讀能力的過程中,成人的參與必不可少。根據加涅的信息加工理論,信息加工的深淺程度因個體差異而有所不同。對小學低段兒童而言,他們識字水平較低,認知能力有限,信息加工程度較淺,進行繪本閱讀之際,成人與兒童的生活經驗、認知能力、信息加工方式等存在較大差異,致使成人對繪本內容的解讀與兒童存在諸多分歧。為了消除成人和兒童之間的差異,需要成人與兒童通過對話和交流,幫助兒童實現對繪本信息的重構和加工,達成對繪本內容解讀的趨同性。成人的幫助和引導在有效提升兒童對繪本內容加工深度方面起著主導作用,是提高兒童閱讀能力的關鍵。


  根據圖2還可以看出,繪本應用還體現在教學領域中。2001年國家對基礎教育課程進行改革,設置了國家課程、地方課程和校本課程三級課程管理體制。繪本以它獨特的風格和魅力受到小學老師的喜愛,繪本或融進國家的學科課程或獨立為校本課程,存在于小學教育的課程體系當中[10],被教師廣泛運用于教學,對教師的教學策略提出了要求。教師采用繪本教學時,可以根據加涅信息加工理論進行教學設計,通過建立兒童與文本、教師與文本、兒童與教師、兒童與兒童間多層次的有效對話,使兒童成為閱讀的主體,達成真正意義上的閱讀,使兒童享受閱讀,愛上閱讀[11]。教師進行繪本教學時,可以分為三個階段,分別采取不同的教學方式。早期階段,鼓勵兒童自己觀察圖片,進行繪本內容解讀;中間階段,讓兒童聆聽教師講述繪本內容,聚焦繪本連貫信息;最后階段,輔以兒童親身體驗、分享閱讀的方式提高兒童信息加工的速度[12],加深他們對焦點信息的感悟。教師在繪本教學中,只有將符號理解同基于身體運動的體驗式理解結合起來,提升兒童對閱讀語言和符號的熟悉、理解與掌握程度,提升其大腦參與度,才能更好地幫助他們對繪本進行深度閱讀[13],實現對繪本整體意義的理解[14],使教學效果達到最佳。


  (二)兒童英語繪本教學研究頗受重視


  在領域6中,“小學英語”、“閱讀教學”和“英文繪本”三者距離較近,聯系緊密。表明不少研究關注到了繪本在小學英語閱讀教學中的利用價值。一直以來,雖然小學英語教師在教學中非常注重培養小學生的英語閱讀能力,但是小學低年級段的英語閱讀教學效果卻差強人意,其中的根源在于,其一,英語教師缺乏小學低段兒童有效教學的理論與實踐指導,多數教師僅僅關注英語單詞教學,以講解單詞,要求學生機械背誦和反復默寫單詞作為最常用的教學手段。單調的詞匯記憶,過早地摧毀了他們對英語學習的興趣。其二,小學低段學生在生長環境中經常接觸和使用母語,在學習英語之前沒有接觸過英語的啟蒙教育。使得他們對英語較為陌生,英語詞匯量有限,加之枯燥的英語語法學習,嚴重挫敗了學生的英語閱讀興趣,導致學生英語閱讀能力薄弱、英語閱讀存有畏難情緒[15]。已有實踐表明,英文繪本可以有效改善和促進兒童的閱讀能力發展。對小學五年級學生采用英語繪本閱讀實踐發現,英語繪本比純文本材料具有明顯的優勢,顯著提升了學生的詞匯理解水平,有效地促進了小學生的英語詞匯習得[16]。英文繪本與傳統英語教材在培養小學生閱讀能力方面占有優勢的主要原因在于,首先,英文繪本里所包含的內容是一個具有邏輯性的完整的故事,能讓學生獲得完整的閱讀體驗。其次,繪本選材貼近兒童的生活實際,從兒童的視角出發進行編制,能夠讓兒童聯系自身實際,結合所處環境,形成積極的閱讀體驗[17]。近年來,越來越多的研究者和教育者意識到了使用英文繪本,符合小學高年級學生的認知規律與培養要求,對提升小學高年級學生的英語閱讀能力與邏輯思維能力具有顯著的意義[18]。這些積極的探索為我們積累了寶貴的經驗,但是國內英語繪本閱讀教學研究針對的群體大多依然為學齡前兒童,對于小學低年級學生的英語閱讀教學研究有待加強[15]。如何將英文繪本轉化為可利用的教學和課程資源,結合兒童身心特點開展有效的閱讀教學已成為我國小學英語教育專家和學者關注的重點。


  (三)圖書館成為推廣兒童繪本閱讀的主要力量


  在領域5中,“圖書館”和“公共圖書館”以及“兒童閱讀”和“親子閱讀”成為該領域研究的重點。無論是公共圖書館還是學校圖書館,其提供的主要服務項目就是供讀者閱讀。1997年,中宣部、文化部、新聞出版署等9部委聯合發文,提出“倡導全民閱讀,建設閱讀社會”的知識工程。2000年,全國知識領導小組將每年的12月定為“全民讀書月”。2003年,中國圖書館學會將促進全民閱讀首次提上工作議程。2008年,圖書館學會提出“圖書館努力促進全民閱讀,圖書館為公民終生學習提供保障,促進學習型社會的建設”。2013年,倡導全民閱讀體現在政府工作報告中。由此形成了整個社會提倡全民閱讀,圖書館成為促進并落實全民閱讀的中堅力量。全民閱讀的主體雖然包含兒童群體,但是因為自身條件的限制,他們無法單獨正常接受圖書館的資源與服務[19],必須在家長的陪伴和支持下,以親子閱讀方式接受優質的圖書館服務。各種面向兒童和家長的共讀繪本、親子讀書會、親子讀書沙龍等成為了圖書館服務中的新項目,繪本成為了圖書館開展親子閱讀活動的重要媒介。實踐表明,家長和孩子共讀繪本,可以潛移默化地影響孩子的認知能力、觀察能力、溝通力和想象力等[20]。在較為開放的圖書館環境,家長和兒童不僅能夠接觸到更多的優秀作品,提升幼兒早期閱讀能力,培養未來公民的素養,促進書香社會和知識社會的形成,而且還可以通過親子共讀繪本促進家長與孩子間的交流和互動,提升家長與孩子之間的感情交流質量。通過家長的支持讓孩子能夠帶著幸福和滿足開始閱讀之旅,形成親近繪本、愛上繪本,共享繪本閱讀之快樂[21],因此大力推廣兒童繪本閱讀成為圖書館義不容辭的責任[22]。圖2可以看出,公共圖書館的兒童閱讀(領域5)正在受到研究者們的關注與重視,但是兒童閱讀與公共圖書館的空間距離較遠,表明此方面的研究雖已得到一定程度的關注,研究還比較薄弱,公共圖書館的兒童閱讀服務體系還不成熟,需要后續予以更深入的研究,為我國圖書館的兒童閱讀提供有效、可行的理論支持和實踐操作,實現家庭、學校、社區、圖書館四位一體的全方位支持,最大限度地提高公共圖書館為兒童閱讀服務的質量。


  (四)兒童繪本的內容、形式與應用不斷得以創新


  在領域6中,“創新”一詞離原點最近,表示該詞是領域6研究的熱點和重點。兒童繪本的創新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首先,創作者不斷對兒童繪本的內容進行創新,由最初模仿外來繪本設計風格,發展為關注我國本土文化以及社會現實問題。我國兒童繪本的發展起步于日本和臺灣繪本的傳入,成人繪本率先發展壯大后,兒童繪本才逐漸獲得重視和發展。繪本暗藏著文化價值的傳播,日本繪本表達出服從權威和上司的傾向,家庭生活中男女分工明確女主內男主外,個體愿意為家庭和集體做出犧牲的文化價值?;舴蛩固┑碌奈幕瘍r值五維度理論認為國家的文化價值可以劃分為:個體主義-集體主義、權力距離、不確定規避、陽剛氣質-陰柔氣質、長期導向-短期導向。日本文化取向于高權利距離、高不確定性規避、長期取向和集體主義,繪本也充分體現了這些文化價值[23]。我國近八成兒童繪本是從國外引進,不足二成為國內創作,中國傳統藝術元素挖掘相對不足,無法將生活哲學和文化內涵以繪本的方式加以表達和傳承,中國傳統藝術無法在現實生活中引起孩子的共鳴,發揮不了傳統文化固有的歷史意義[24]。為了讓兒童了解社會現狀,引導他們客觀、理性地觀察和思考社會,當代兒童繪本逐漸涉獵到一些社會敏感和嚴肅主題,比如戰爭、地震、死亡、性侵犯、校園暴力、父母離異等。這些繪本主題希望以生動、形象的表達,引導兒童對所面臨的社會現實進行思考和關注,讓他們了解社會現實和理想狀態間的差距,引導其從小樹立起積極樂觀的生活態度和社會正義感[25]。隨著我國傳統與民族教育理念的推廣與普及,針對中華民族優秀文化挖掘的繪本研究初露端倪。面對洶涌而來的承載著外國文化價值的繪本,研究者應該加大弘揚民族精神、加強民族身份認同、宣揚社會正能量等方面的兒童繪本研究,將國內的民間文學、故事等以繪本展示出來,供兒童進行早期的閱讀。處理好文化與童心、民族性與國際性、現代與傳統及其文與圖的關系[26],為我國兒童留下“可記憶的中國”的珍貴民族文化遺產。其次,研究還對繪本的形式創新進行了探索。自媒體、手機等新技術、新媒介和新材料出現,加快了繪本從靜態的藝術表象形式向動態表現形式的轉化步伐,促使越來越多的知識類繪本改編為動畫,起到了對繪本形式語言的延伸和拓展[27]。最后,“應用”一詞位于領域6中,與“創新”的距離較近,表明繪本的創新應用是研究的重點。繪本的創新應用研究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首先,將其創新性應用于兒童閱讀,培養兒童的閱讀能力;其次,教師將其創新運用于小學生的口語交際、習作教學、綜合實踐活動[10];第三,創新性的對繪本應用于幼兒創意戲劇表演進行了理論探索[28]。此結果表明,我國繪本的應用領域正在不斷地被實踐者所拓展,繪本的利用價值逐漸得到挖掘。


  五、總結與展望


  (一)總結


  通過對我國兒童繪本閱讀領域的文獻統計,梳理了兒童繪本閱讀領域的熱點和四大趨勢??梢灶A見,兒童繪本閱讀對兒童早期閱讀能力的培養將持續受到家長、老師等群體的重視,繪本在教學領域也將發揮更寬泛的作用,以圖書館為主體的公共服務機構會大力推廣繪本閱讀服務,我國學者、繪本創作者以及一線教育者在繪本內容、形式和應用三方面會不斷加大創新的力度。


  (二)展望


  未來的研究應該關注和思考三方面的問題:首先,更多關注繪本閱讀對兒童語言能力之外的思維能力、邏輯能力和社會性的影響;其次,將特殊教育需求兒童納入繪本閱讀的研究對象,為學前段和低齡段的普特融合進行科研積累;最后,積極探索互聯網+技術在兒童繪本閱讀中的應用方式創新。

隨機文章

十八禁动漫肉肉无遮挡无码